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民营银行5年考:渴望进一步开放创新环境

张漫游 来源:中国经营报 2019-05-05 08:42:25 民营银行 金融科技 银行动态
张漫游     来源:中国经营报     2019-05-05 08:42:25

核心提示民营银行五年路

  自2014年3月民营银行试点启动以来,截至目前已获批开业的民营银行达17家。经历了两年的批筹停摆后,近日,监管层再次频频提及民营银行的重要性,也给部分对银行牌照摩拳擦掌的民企提供了信心。

  回顾过去在5年的发展过程中,民营银行逐渐摸索出了适合各自发展的经营路径,并逐步实现盈利。不过,管理层频繁出现离职、资产负债业务发展受限、品牌影响力底等问题困扰着民营银行。除了共性难点之外,部分民营银行还在寻找适合自己经营的路径,发展瓶颈亟待突破。

  在采访中,多位民营银行管理层建议,监管层进一步提升对民营银行创新的包容度,让民营银行能为银行供给侧改革增添更多活力。

  竞争力初现 借势金融科技开辟市场

  2014年3月,原中国银监会正式启动民营银行试点,首批5家试点银行也于当年年底和2015年上半年陆续获批开业;2015年6月26日,原银监会正式发布《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的指导意见》;2016年12月31日,原银监会再次发布了《关于民营银行监管的指导意见》;原中国银监会于2017年1月正式颁布了《关于民营银行监管的指导意见》明确了坚持审慎监管与创新发展并重,全程监管、创新监管和协同监管相统一,统一监管和差异化监管相结合,试点经验和常态化设立相衔接等监管原则,并对民营银行的发展提出了具体的监管要求。民营银行试点改革进入稳定发展阶段。

  目前我国17家民营银行可以分为三种发展模式,一类是纯互联网型(微众银行、网商银行、新网银行);一类是准互联网融合型(上海华瑞银行、蓝海银行、苏宁银行等);一类是相对传统型(如天津金城银行、温州民商银行等)。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借助互联网的轻型经营模式,三家纯互联网型银行保持了盈利的势头。根据2017年各家民营银行的业绩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网商银行资产总额为781.71亿元,负债总额为735亿元;微众银行资产总额为817.04亿元,负债规模为733.72亿元,而同为第一批成立的另外3家民营银行上海华瑞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天津金城银行的资产规模分别为391.41亿元、103.11亿元和188.62亿元;负债规模分别为357.48亿元、103.11亿元和156.17亿元,后三家与前两家差距较为明显。

  近期新网银行股东披露的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新网银行营业收入为13.35亿元,净利润为3.68亿元,营收较2017年增长271.9%,在经营两年内实现扭亏为盈。

  某民营银行管理层告诉记者,不仅是纯互联网型民营银行,作为新兴的银行机构想要与已经成熟的传统银行机构争夺市场,一定要依靠互联网的力量。

  从业务方面看,民营银行在存、贷款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创新。如在存款方面,多家民营银行将存款产品放到互联网平台售卖,以“获客引流”;在贷款方面,部分民营银行利用股东的平台资源拓展互联网贷款,并借助“联合放贷”的形式将影响扩大,探索收入来源的多元化,同时与更多银行形成互惠互利。

  上述民营银行管理层认为,民营银行机制灵活,无存量包袱,船小好掉头,可以有效进行新业务新模式的创新,特别是在互联网金融、在支持中小微企业融资方面有所作为,进而形成“鲇鱼”,推动银行业结构性变革,为“长尾客户”的金融服务提供更多可能。

  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四季度,17家民营银行净利润规模达45亿元;净息差达3.49%,高于其他各分类银行机构的水平;不良贷款余额为16亿元,不良率为0.53%,与2017年底不良率持平,低于银行业平均水平;拨备覆盖率则高达671.84%。

  等政策补给 发展活力有待释放

  自2016年12月底原银监会批复了梅州客商银行的筹备资格后,两年来监管层未再发放新的民营银行牌照。不过,随着监管层提出要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鼓励民营银行发展的声音再次响起。

  如今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了金融支持民企的十八条内容。其中第四条提出,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把支农支小再贷款和再贴现政策覆盖到包括民营银行在内的符合条件的各类金融机构。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在两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民营银行批设常态化,今年只要申报,符合条件都会正常批设。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建议道,要适当放宽民营银行市场准入。董希淼认为,《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的指导意见》规定,民营银行要“有承担剩余风险的制度安排、有股东接受监管的协议条款、有合法可行的恢复和处置计划”等,这些内容被称为“生前遗嘱”;民营银行作为新生事物,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薄弱,在试点期间实施“生前遗嘱”,有助于民营银行股东落实“风险自担”原则,保护存款人权益;但在民营银行进入常态化设立阶段后,相关条款过于严苛,已经影响了民间资本进入民营银行的积极性;在存款保险制度建立之后,“生前遗嘱”相关条款应适时修改。

  此外,董希淼认为,应适度放宽民营银行经营区域限制,取消“一行一点”要求,支持和鼓励民营银行在省域内逐步增设分支机构和网点,进一步激活民营银行发展活力和服务张力,为民营企业提供充分竞争的金融服务市场。

  部分民营银行管理者经过5年的实践后,也提出了一些对民营银行发展的希冀。如某南方民营银行管理层建议,调整利率定价自律机制规则,将民营银行单列类别,在利率浮动上限、按存款规模差异化定价等方面,给予民营银行差别对待;在同业拆借方面,建议批准民营银行加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支持发行同业存单,并给予同业存单发行业务资格提前申报、审批等扶持措施;在信贷资产登记流转方面,建议通过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登记流转信贷资产,有效盘活现有信贷资产存量,再投放市场,更大限度的普惠大众;在货币政策方面,建议进一步优化定向降准相关政策,对各类商业银行实施差异化的降准政策,例如对贷款笔均金额小、小微企业服务覆盖面广的银行,适当提高降准比例,实现精准滴灌。

  董希淼也提出,要支持民营银行拓宽负债来源。由于线上、线下受限较多,民营银行负债来源狭窄。根据《同业拆借管理办法》规定,民营银行两年之内无法进入同业拆借市场开展流动性管理;根据《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金融债发行管理办法》规定,民营银行至少在成立三年内无法发行金融债解决资金来源问题。此外,由于不是全国性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正式成员,现阶段大部分民营银行也无资格发行大额存单。

  董希淼指出,从结果上看,民营银行负债规模受限较多,影响其信贷投放能力,不利于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民营企业。建议修订现行相关办法,为民营银行尽快进入同业拆借市场开展流动性管理和通过发行金融债获得资金来源提供便利,缓解民营银行负债来源单一等问题。同时,董希淼还建议,要鼓励民营银行开展产品创新。“对民营银行而言,由于渠道、品牌等劣势,与大中型银行同质化的产品和服务相比难以吸引客户,创新更显迫切。”董希淼建议,监管部门可引入“监管沙盒”理念,允许民营银行在产品和服务创新方面先行先试,同时引导其完善资产负债配置,完善风险管理体系及信息安全保障体系,合理管控流动性风险。

  在采访中,记者梳理发现,民营银行除了面临资本金实力弱、网点机构少、品牌影响力低、业务资质受限等问题,还存在银行经营与股东利益间的博弈、管理层变动频繁等问题。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原晓惠分析表示,民营银行公司治理水平有待优化,增强银行独立性,民营银行股东和高管变动频繁不利于银行长期稳健经营。某北方地区民营银行管理层也建议监管部门进一步放开有关限制,鼓励民营银行开展股权激励。


责任编辑:方杰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
博聚网